推荐资讯

在他迸发的巨大潜力之下,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发布时间:2018-06-02 11:42 浏览:
 这个委托人在爱情方面是个脑壳子有问题的,但是海上的本事,确真的是顶尖的。
 
    原以为分享了这个好消息,船上的两位决策者应该欣喜若狂的,谁成想,一个两个的竟然都犹豫了起来。
 
    “不妥。”
 
    “如果我们现在转向,就会直接遭遇到堵截过来的海贼船。”
 
    “更何况就算是侥幸逃到了你所说的那片岛屿,到时候那边并没有正在进行补给的船只,又怎么办?”
 
    “毕竟那里应该不是水师有过明显标的的补给点,看样子更像是水师士兵们自己发现的便捷补充据点。”
 
    “这样的风险太大,我不能用整条船的人命来冒险。”
 
    被否定了决议的顾铮并没有气馁,他还有自己的第二套方案。
 
    “那么船长,整条船也只有我知道那个地方,距离这里真的不算远,如果说我划一条小船悄悄的溜过去,去看看有没有人在那边暂时停泊呢?”
 
    “如果有待我领援兵过来的时候,可能还来得及呢!”
 
    要是没有,自己就躲在那个小岛上,起码还能留下一条小命。
 
    这个提议让船长吴大海心动了,他知道自己这家民用的渔船速度到底几何,照着顾铮的这个提议去办,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顾铮娃子,这枪林弹雨的你独自脱离,要是被对面的海贼给盯上了咋办?”
 
    一听有门,顾铮不由的就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吴叔,你忘记我原来最喜欢干嘛了?你去村里打听打听,要讲潜泳,村里的大人们都比不过我。”
 
    被顾铮这么一提醒,吴大海才想起来,要讲潜水捞海货,整个村子里顾铮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想到这里他心动了,可是还有人比他更加的果决。
 
    此时的傅大彪,早已经从船尾的杂货间中,将用来放下海面独自垂钓所用的单人小船,给从仓库里扛了出来,直接就开始寻找对面海贼的盲区侧板,开始朝着海面上放了下去。
 
    “喏,去吧!自己小心点,你这个伢子果然胆大,把船桨拿好了,我在小船上给你放了一天的干粮,要是能顺利的抵达小岛不死,又没有碰到水师的人,你就不要再回来了。”
 
    “在岛上躲上半天,等风声过去了,你再回村里报信。”
 
    “咱们这条船,能活一个是一个,就不要再增加无畏的牺牲了。”
 
    虽然这就是顾铮原本的打算,可是被这个一脸狰狞的人这般直白的说了出来,他自己也觉得十分感动。
 
    傅大哥,我顾铮这个人就是如此的吃软不吃硬,放心,如果到了那里没有水师经过,我也会想办法绕远跑上一趟公刘岛,也许就能赶得上救援呢?
 
    顾铮就是带着如此‘舍己为人’的精神,义无反顾的顺着绳子,溜下了船。
 
    当他的脚刚踩在小船的船面之上时,就一个后蹬,一猛子扎到了水底,随后摸索两下,用双手把住船底,认准了方向以后,就朝着他的目标推动起作为掩护的小船。
 
    这时候海面上的浪花不大,借着大船前行的推力,顾铮连同这个灰扑扑的不起眼的小船一起就飘了出去。
 
    运气不错的他,也没有引起对面海贼船上的人的注意,顺利的就脱离了这片海域。
 
    直到这个时候,腮帮子都快憋肿了的顾铮,才敢噗哈一下,从船底将头探了出来,在观测了一下方向之后,探着脑袋推着船奋力的继续滑行了起来。
 
    待到再远一点的时候,他才敢翻上小船,奋力的朝着东北的方向划了过去。,?!
 
 205 蜈蚣船狰狞(周末第四更)
 
    到底是渔民家的孩子,身上关于船与海的记忆,基本上就像是刻在了骨子里,一辈子都忘不掉。
 
    这个被顾铮寄予了厚望的小岛,在他迸发的巨大潜力之下,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连人带船的,还真的被他划到了。
 
    顾不得岸边礁石的拉脚与刺痛,顾铮将船桨往岸边一抛,就开始拼命的往居中的岩洞中跑了过去。
 
    千万要有人在啊!千万!
 
    随着洞穴的越跑越近,顾铮的心也渐渐的沉了下来。
 
    没有见到人来人往的采水官兵,这一次不会真的这般的运气不好吧?
 
    当顾铮跑到了洞口,在听到了内里地下水流动的声音的时候,他就已经陷入到了绝望的状态之中了。
 
    没人!
 
    那我要赶紧回程,将小船奋力的朝着南方一直划去,如果顺风顺水,几个时辰,总是能赶到公刘岛去求援的吧?
 
    想到这里,待顾铮猛然转身的时候,就被身后那个默不作声的高大的背影,给吓的一屁股就蹲坐在了岩石之上。
 
    “哎呀我的妈呀!鬼呀!”
 
    “啥玩意儿?你才是鬼呢?老子还没问你,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说!你是不是寇国派来的汉奸,这是打算摸到我们的秘密补给点,给水源投毒的吗?”
 
    在听到了顾铮的惨叫之后,那个沉默的汉子,直接如同连珠炮一般的突突突的审问了起来。
 
    而蹲在地上揉着屁股的顾铮,却在听到了对方的话语之后,莫名的就激动了起来。
 
    他一把就抓住了对方有点高悬起来的裤腿,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凄苦无助的小可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