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在这个世界中,在不影响任务进度的情况下

发布时间:2018-06-02 11:52 浏览:
 
    着的一把精致的手铳从腰间抽了出来,开始朝着船头炮架的方向走了过去。
 
    同样听到了提示的顾铮,赶紧想要给自己寻找一把合适的武器用作防身呢,原本一直跟在王百户身后的那个卫兵,则十分贴心的就给顾铮寻来了一把在他看来十分趁手的武器。
 
    一把明晃晃的明军长刀。
 
    这把刀有多长呢?
 
    当顾铮下意识接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这刀压根就不是能单手拿住的。
 
    原因并不是因为沉,而是因为过长的刀身部分。
 
    它的比例不对,顾铮单手拿住时,刀尖还在地上拖着呢。
 
    ……
 
    这就是40米大刀的原型,感兴趣的筒子可以去看看图片,日本武士刀在大名水师的刀的旁边摆着,和弱鸡一样。
 
    有点欺负人:)
 
 207 得救了!(今天是我生日第一更)
 
    这把大名国军水师统一配置的长刀,刀身足足有寇国的武士刀的一倍半之长,而承载着刀身的刀柄部分,不多不少,仍是比对方多了一倍半的长度。
 
    两项相加,就造成了足有一米五之长的武士刀,在名军长刀的面前,它就是和寇国本人一般的,是个矬子。
 
    得了,顾铮看看旁边的士兵,现学现用的双手握住刀柄,将刀刃冲外,将整条名刀就横在了身前。
 
    难怪水师的官兵,在自称这个刀流,那个刀流的寇国武士的手中,从来没有吃过一场过于夸张的败仗呢。
 
    光这把刀的长度,就够对方吃上一壶的。
 
    还没等顾铮将手中的刀具熟悉几下,震天的杀声就开始从船上蔓延了出去。
 
    蜈蚣船利用它速度上的优势,直接追到了寇国船支的船尾,二话不说,先是嗙嗙嗙的给对方轰了几炮再说。
 
    完全不顾及准头的实心铁炮弹,裹挟着火药的味道,就朝着对方的甲板上,船侧身,以及桅杆处飞了过去。
 
    咕噜噜的掉落在船板上一颗,其它的竟是都给对方造成了不少的伤亡。
 
    “不好!是大名国的水师部队!看旗帜是威海卫的!快!赶紧和主公通报!”
 
    寇国船上的一个指挥模样的武士,话音刚落呢,他身后就想起了他们家族曾发誓要誓死辅佐的主公的声音。
 
    “我已经知道了情况了,告诉舵手,全员急速撤退,索性这里距离寇国的海域不远,那边还有接应的船队,谅他们这只大名国的舰船不会冒着全军覆灭的危险,继续追杀下去。”
 
    “一只小小的渔船,对付起来竟是如此的费力,我真是对你们铃木家族失望极了。”
 
    “如果在今后的扩张的战争中,你还是如此的表现,我可能就要考虑,将你们铃木家族撤出我汪家的核心群体之外了。”
 
    听到了自家如此的话语,这个铃木家中最有前途的男子,当即单膝跪在了甲板之上,他用最痛苦的声音回应道:“请主公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将主公安全的送回至寇国的大本营的。”
 
    还不是你叫嚣着,出来一趟不抢上一艘船对不起你老爹以及汪家的名声吗?
 
    这下好了,原以为是软柿子,谁成想找了一块土坷垃,把牙崩了吧?
 
    可是现在,压根就不是讨论细节的时候,领命而去的铃木家的人,就下达了火速撤离的指示。
 
    为了给船上的小主子争取更多的逃跑的时间,在大船周围予以策应的那十几只的小船,就派上了用场。
 
    那些人中,不乏铃木家聘请的武士,现如今这种状况,可能都要栽倒今天的这支大名国的水师的手中了。
 
    想起来此情此景,铃木保就是一阵的心痛,但是船上的人实在是太重要,重要到他不得不短尾求生也要保住对方性命的地步。
 
    铃木家族的心理活动,前来救援的王百户,和死里逃生的渔民们并不清楚。
 
    他们只是迅速的汇合到一起,将两条船尽快的衔接起来,让真正的大名水军跳上甲板,来解决一下已经冲上来的这七八号战力一点都不弱的寇国人。
 
    而留在蜈蚣船上的士兵们,仍不忘记朝着海面上密密麻麻的小船们开始齐刷刷的射起了火铳,大名国的火器准头虽是差点,但是架不住密集啊。
 
    这玩意上边一箱一箱的派发,一条船上百分之六十的人都是一手一铳,也难怪在对外御敌的时候,别管你是从弗兰基过来的,还是从英吉利过来的,只要是惹到了他们,上去就是几百铳的招呼。
 
    装备充足,有钱就是任性!
 
    当王百户一马当先的冲到了渔船的甲板之上的时候,他却发现,原本勾住了渔船的寇国船只,却是连自己船上正在往这边跑的同伴的性命都不顾了,疯了一般的砍断了两条船连接用的各种渠道。
 
    绳索,抓钩,帆板,甚至于还悬在船侧身的人员。
 
    那些来不及反应的鲜国寇国人,惊叫着就掉进了海面,被几艘船挤碰出来的海浪瞬间就吞没了进去。
 
    “不好!他们这是要逃跑!”
 
    跟在王百户身后的士兵,用极其惊诧的小眼神就看着对方船支接下来的动作。
 
    说好的寇国人都悍不畏死呢?说好的寇国人都极其疯狂呢?
 
    这人数比例明显是一比一的情况之下,他们以前碰到的海贼那都是嗷嗷的往前冲的,压根就不曾认为自己会失败。
 
    可是这一船的人,怎么就不像是寇国本地人呢?
 
    对此也十分无奈的王百户只是挥了挥手:“让船头的门炮,火力全开,把炮弹全部扫向他们的船尾。”
 
    “先救治这些渔民的伤员要紧。”
 
    看着满甲板的血迹,一旁的几个水师士兵才感受到了这一船渔民的惨烈与顽强。
 
    他们在利刃和箭枝的袭扰之下,竟然扛过了一刻钟的工夫,给顾铮也给他们自己,求得了一次生还的机会。
 
    现如今渔船甲板上最为慌张的当属那些被抛弃的海贼们了,他们有些茫然的看着那一言不发就撤掉了他们逃跑的希望,头也不回的离开的主船,竟是忘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呆愣在了甲板之上。
 
    “还等什么?缴械!抓活的!”
 
    长官的这一声令下,让水军士兵们如同猛虎一般的冲了过去,每一个拿着长刀的军士身后都会跟着一个铳手,互相策应。
 
    可惜他们等待着的临死前的反扑并不存在,这些海贼们如同认命了一般,三下五除二的就被捆成了一个粽子。
 
    “你们怎么样?”
 
    顾铮在军船山看到了事了之后,他就噔噔噔的顺着接板跑到了村里的船上。
 
    “船长大叔,傅大哥!你们还在啊!”
 
    看着因为奋死抵抗而脱力倒地的这两个血人,顾铮终是忍不住激动,也不嫌脏,就朝着他们搀扶了过去。
 
    “哎呀,是顾伢子,果然是你带的救兵。谢谢啊,全船人的性命都是你救得啊!”
 
    看到了顾铮之后,吴大海就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他现在是半分力气也无,双手都是抖得。
 
 208 死亡意味着什么(祝二宝生日快乐二更)
 
    他记得那个鲜国人的脖子,就和村头的石磨豆腐一般的,被他手中的鱼叉毫无阻碍的捅了进去,喷出来的血,热乎乎的,浇的他满头都是。
 
    请容他先颤抖一阵,此时真的是支撑不住了。
 
    而一旁的傅大彪,则是因为疲惫脱力。他在短暂的呆愣之后,就突然如同疯了一般的,连身子都没站起来,就连滚带爬的朝着甲板上几个一动不动的人冲了过去。
 
    “文哥,文哥!!你咋样了!”
 
    “赵伢子!你醒醒,你让俺咋和你娘交代啊!”
 
    而这些被傅大彪摇晃着的人们的头则是下垂着的,臂膀更是耷拉在甲板上,没办法给他任何的回应。
 
    “啊!呜呜呜!!你们回我一句话!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傅大彪,周围围着的水师官兵们则是沉默不语,而王百户只是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打!给我把这群猪狗不如的海盗留下!”
 
    当即就打算指挥着着身后的军船追击。
 
    “可是,百户大人,那艘船已经跑出了小半刻的海域了,而我们的军船底部,正在受到对方负责阻断后路的十几艘小船的同时袭扰。”
 
    “那就给我撞上去,让这些自不量力的为主船自愿牺牲的混蛋们,都给撞到海里喂鲨鱼!”
 
    “可是长官,咱们不抓活的领赏了?你的军功可是攒的差不多了,老爷那”
 
    身后的那个贴心的卫兵又提醒了一句,让加快脚步的王百户的脚下就跟着顿了一顿。
 
    “那就抓活的,十几艘船,怎么也有二三十口子人,哈哈!等我王英强上报了这一笔军功,老子就够资格升上一升了。”
 
    节操呢?刚才还让人喂鲨鱼,这下就变成你的军功章了?
 
    可是这些渔民们并没有感到不满,船长吴大海还朝着王英强的方向狠狠的磕了一个响头:“感谢官老爷的救命之恩,请务必将这些贼狗们擒获到水师衙门治罪。”
 
    完全还没弄懂大名国的刑罚的顾铮,聪明的并不插话,看起来就算是绕过了性命之后,被抓起来的这些匪寇们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的。
 
    看着吴大海这般的知情识趣,王英强更是心情大好,他朝着身边的几个弟兄一挥手,就吩咐了下去:“找几个会急救的,给这船上的人看看,帮着人清理一下后续的事情。”
 
    “其余的人跟着我回船,咱们今天的巡航任务已经完毕,顺便也护送他们返程。”
 
    听到了王百户这般的话语,吴大海更是激动不已,此时在甲板上但凡能喘气的渔民们更是一个个的高呼起了感谢的话语。
 
    这,军民一家人,关爱你我他,这些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好吧,忘了这是在异世界了。
 
    不再打算闲着的顾铮,也加入到了干活的行列,打扫战场的痕迹,收拾缴获的兵器,洗刷干净甲板上的血迹,让回程的路上,看起来不要再如此的触目惊心。
 
    而在主船上的军爷们,则是把周围大大小小的帆板船上的贼寇们,一个都没少的给抓了起来。
 
    反抗激烈的当场击毙,其余的人栓的如同一串蚂蚱,悬挂在了军船上特意为俘虏们准备的二桅之上。
 
    一个个的保持着胳膊与腿折在一起的o的形状,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了。
 
    而并行回程的还能自由行动的渔民们,则是在回航的途中,找到自己所有能丢掷的物品,朝着对方奋力的扔去,以狠狠的宣泄着自己愤怒的情绪。
 
    顾铮却什么都没有做,他安静的蹲在船尾的仓库边上,思考着今后行进的方向。
 
    安安静静的赚钱,娶个美娇娘,对他来说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这白来的六年生涯,日子还需要他自己过,而不是委托人。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在这个世界中,在不影响任务进度的情况下,为自己活上一把呢?
 
    更何况,他与林水秀短短的那一次的接触中,他就感觉到了,那个姑娘别看年纪不大,却早已经被人养歪了性情。
 
    不是个好相与的姑娘。
 
    光是钱财上的富足,已经完全不能满足那个姑娘的心气。
 
    在林水秀看来,她就是那只渔村中飞出来的凤凰,值得别人对她的好。
 
    可是莫名的,顾铮就不想替委托人娶她。
 
    就像是林水秀心中所想,她是渔村中最俊的姑娘,为什么不能嫁的更好的男人一样。
 
    他顾铮也能利用委托人自身的特长,挣得更光明的前途,啥好姑娘碰不到,为啥还要娶一个将委托人的真心踩在地上践踏的林水秀呢?
 
    兄弟,请容我用这一双眼睛,帮你多看看外边的世界,帮你多瞧瞧人间百态,让你明白什么叫做青梅竹马的感情,让你体味下什么叫做真正的举案齐眉。
 
    就这么定了啊,林水秀的事,咱们再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