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朝廷按劳分配,奖赏升官也少不了他们等他们年限到了

发布时间:2018-06-02 11:50 浏览:
“这支船叫做蜈蚣船,是水师卫所的舰队标配船只之一。最适合快速的海面突击与巡航。是我大名国最强战力之一。”
 
    “放心,只要我们时间上赶得及,你们的渔船多抗一会,我保你的家人无虑。”
 
    看到了顾铮一门心思的盯着船身细看,做完了作战指挥的王百户,又站在他的背后给他开声讲解了起来。
 
    这个总喜欢背后突袭的男人,却没有等到顾铮立刻的回答,两个人尴尬了足有十几秒的功夫之后,顾铮才幽幽的回了一句:“那船上都是我的乡亲,并没有我的家人。”
 
    “我的家人都不在了。”
 
    “哦?那你为了非亲非故的人甘愿冒如此大的危险,前来通风报信,难道你不知道在这茫茫大海上,最容易让人失去方向感的吗?为此丢了小命,你认为值当吗?”
 
 206 大名雇佣兵(周末第五更,月票等什么?)
 
    听到这里顾铮反倒是有些得意的笑了,他转过头去,朝着王百户信心满满的一龇牙,回到:“官爷,您可能不知道小子我的本事。小的我要讲旁本领的没有,但是对于海面上的方向感,却是与生俱来的敏锐。”
 
    “我从八岁起就能自己操船下海,十岁出头时,就将渔村周围海域连带上冒出个头的礁石,具都寻摸了一遍。”
 
    “不是我顾铮吹牛,你给我扔到威海卫所辖的海域之中的任何一个地方,我都能寻回返回家乡的正确航道。”
 
    “这周边大大小小的岛礁,能落脚不能落脚的,不说十成,九成九的,我都能给你指出它们的准确方位。”
 
    “哦?”听到这里,王百户的心中才对顾铮这个人,真正的产生了兴味,他唰啦啦的从身后的亲卫手中,拿出了一张破破烂烂却十分稀有的海图,朝着顾铮的面前一展,问到:“那你给我指指,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又在哪里?”
 
    而顾铮并没有他想象中的仔细的观看,反倒是草草的扫了一眼之后,就理直气壮的回答道:“看不懂!俺以前又没看过海图,不过您给俺一根碳条,我就能给画出这附近的全貌。”
 
    看把你给能的,那就给你根笔。
 
    就在顾铮的话音落下的时候,跟在王百户身后的那个卫兵一般的人,就从他斜跨的褡裢里,掏出来了一根缠着布条的黑乎乎的炭笔。
 
    直接就递到了顾铮的眼前。
 
    这个男孩也并不客气,他看了看脚底下那因为长期的行走,早已经露出了红漆底下的木头原色的甲板,就地蹲下后,就着这里,直接画书了起来。
 
    刚开始时,只有王百户和亲卫两个人默默的看着,可是随着顾铮笔下的海域越画越大的时候,连一旁忙碌着做冲刺准备的其他士兵们,也放慢了脚步,驻足观看了起来。
 
    不过须臾的功夫,一个渤海域的简笔画就勾勒在了甲板之上,可圈可点,有模有样。
 
    大家再将视线转向这个年纪并不大的男孩的身上的时候,早就没有了一开始的怜悯,莫名的就带上了几分敬佩羡慕的眼光。
 
    对于他们这种最底层的水师大头兵来说,大字都不见得识得几个,但是这男孩子的几笔画,却是让他们都看得明明白白。
 
    这就是他们最熟悉的大名国的海域图,他们曾无数次巡逻过的地方。
 
    “好!着实是好啊!”
 
    忍不住高声喝彩起来的王百户,直接就将他蒲扇一般的大手拍在了顾铮的后背:“小子!你有前途,无父无母无牵挂,要不要来我们水师,到我的手底下做一个兵啊!咱们兄弟们从此以后就是你的家人,每个人都能关照到你啊。”
 
    原以为能因为他的一番话而感动不已的顾铮,却把头摇的坚决:“俺不!”
 
    “为啥?当兵吃饷粮,升官发财有前途。不比你一个穷家渔村的小子来的快活?”
 
    “俺不想入军户!”
 
    一听顾铮说完这话,这一船的士兵具都是哈哈大乐了起来,王百户更是连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你这小子,还挺精明,知道个军户,你放心,大名国的水师系统和边军和府军不同,咱们这片的军人,要真细分出来,是分成两类的。”
 
    “一种就是我这样的。”王百户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家中世代当兵,纯种的军户出身。”
 
    “另一种就是那样的。”王百户又指了指在甲板上只用两个脚丫子就能稳稳的盘在桅杆上检查帆绳的士兵:“那种则是我们从当地老百姓中聘用的。”
 
    “合同期限因人而异,喜欢留在水师中的,还能续签。”
 
    “用长工来形容好像有点不贴切,民兵?又弱了点。”
 
    已经了然的顾铮就接了嘴:“雇佣兵。”
 
    “对,没错,就是雇佣兵,朝廷按劳分配,奖赏升官也少不了他们,等他们年限到了,解甲归田,那还是一个最普通的渔家汉子。”
 
    “老婆孩子也不用怕当一辈子的军户命,怎么样?顾小子,想清楚了没有?”
 
    哎呀,这倒是挺好的福利,明显心动的顾铮内心却是远远大于他身体年纪的老妖精了,人嘛都是要稍微端着点的,他只是用最乖巧的笑容朝着王百户一点头回到:“行,不过王官爷,能不能让俺回村后嘿村长大爷说说,之后再去你那边报道。”
 
    “虽然顾铮小子无父无母,但是村中的人对我还是十分的关心的。”
 
    “行啊,我跟你说,这是我的名帖,你拿着它直接到威海卫前广场的征兵点,将它递给负责登记的人员就行。”
 
    “到时候他们把你的详细信息往上边一登,就能把你领到我下属的百户所里了。千万别忘了递给对方啊。”
 
    “还有啊,人家要是问你年龄的时候,哎你现在多大了?”
 
    “十二岁。”
 
    “才十二啊!”
 
    王百户惊诧的看了看瘦高黑的顾铮,这小子个头长的不矮啊,足有一米六冒头了,比一般南方的成人水师士兵还要高点呢。
 
    那就好办了!
 
    “那成,到时候你就说你十四岁了,人家就不会难为你了。记得啊!”
 
    王百户还想多嘱咐几句呢,就听得蜈蚣船的瞭望望台上传来了一阵预警的身影:“前方海域出现疑似目标船只,看起来两艘船已经遭遇到了一起了!”
 
    “好!”
 
    终于是赶上救援的王百户,也停止了与顾铮的闲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藤甲和帽盔,就将斜别
相关阅读